表白苔枝太太~

某作者说过:“喜欢同人作者是对同人角色的移情。”这在我看来是自谦了,能把同人角色塑造好,本就是作者的能力。不然为啥我写不出来?

而且对作者的喜欢,往往是喜欢你从中体现出来的行事逻辑,认同你对世间万物的见解,想探究你这个人。承认吧,这就是作者的魅力。


我今天看完了 @苔枝枝枝 的新文,《Charles always wants to build a bridge》。突然想聊聊上面列举的这几点,她文章里体现出来的行事逻辑和个人见解。


行事逻辑,简单来说就是“说的话、做出的反应,符不符合逻辑”。


在这篇文里,老万是援助非洲建设的工程师,那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不适——没有信号、携带病菌的毒蚊子、漫无边际的裂谷。唯一的好事,就是碰到了年轻的人类学家查尔斯。


老万还要在这呆3个月,而查尔斯最起码要呆上半年,甚至更久。围绕这个话题,文章中有两次对话——


第一次:


Erik问他来这儿研究这些的目的的是什么?

Charles回答:“就像其他的研究者一样,史前和历史考古学家,还有地质、地层和古生物学家,做的事都差不多——完成我们手里的拼图,再拼成更为完整的画卷。”


我看到这的时候,满心想的是:虽然这是个au,可这真的太太太小教授了吧。


然后Erik不无遗憾地表示,“那你可能会把大好的时光消磨在这。”

Charles告诉他,“我喜欢这儿,并且为人们记录一些有用的事情,这就够了。”

Erik:“我不是想表达你做的事情没有用,Charles……”


Erik说出了正常人类都会说的话。环境这样恶劣,Charles这么好,他还是主动留下的,不遗憾不怜爱他是不可能的。


后面这段话是为他的对话内容所做的注解:


但是Charles点头,并且露出他了解了的表情,所以Erik没有更完整地解释自己,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他是想要说,像Charles这样的学者,应该养尊处优,不问世事吗?听起来居高临下,毫无道理可言。或者他是想说,他不想要Charles年复一年地孤独居住在此,那他想要什么,他想要Charles在哪里?


正常人类看到“像Charles这样的学者,应该养尊处优,不问世事”就已经找到了共鸣。可别忘了,Erik是个迷恋Charles的正常人类。他的感慨里还藏了一点:不舍。

苔枝没有直说,她用了个巧妙的反问句,“他不想要Charles孤独地居住在这里,那他想要他在哪里?”这就跟小时候刮奖刮到一个“谢”字,答案呼之欲出。

这个拷问,无异于劈开混沌的一记板斧。提醒着你,Erik已经暗生情愫了。


至于第二次对话,发生在他们谈论动物迁徙时的惨状。


Erik问他:“为什么要关心动物迁徙?如果你就当做没有看到过,回到文明社会去,忘记地球这个角落,反正它不重要,不就结束了吗?”

他这番话好像深深刺痛了Charles,后者第一次对他露出不高兴的表情,或者说得更为严重一点儿,有点像是被伤害到的表情。他眉头蹙起,眼神非常难过,但即便如此,他仍旧勉强支撑着说了句,“那是你的观点。”


Erik在这里表现得就像个混蛋。这对话放到生活中,他就是“为什么要追星?反正他们都是纸片人”的那种。不被喜欢的人理解的Charles难过得理所当然,但也正是出于喜欢,他没办法真的恨他。


“圣徒Charles.”Erik又讲了句不好笑的话。

Charles开始踢着石子往回走,边走边讲,“我该回去了。”

到最后他终于说出了正确的话,他让Charles停下来,扶着他的一边手臂,“我很抱歉,Charles。”

“没什么大不了——”Charles正准备原谅他。

“我给你造一座桥。”Erik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


看到“不好笑的话”和“正确的话”这种说法,我就觉得,苔枝太太在生活中一定是个通达人情的人。


我可以举出一百个例子来论证这一点:


比如,Charles在门上提醒Erik喝当地妇女递给他的水,进村子要带糖果和啤酒;

比如,Erik为了帮助Charles树立权威,不必要地补充,“是的我说英语,和他一样。”;

比如,Erik知道用“以后你可以在城里请我吃顿饭”来活跃气氛;

再比如,Erik本来想好了一个幽默感十足的开场白,但是Charles脸上的神情让他不再开玩笑。


这些虽然都是主角行为,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作者本人不善于捕捉情绪、读气氛,那这些情节显然没法呈现。而这些细节,很自然地构成我对苔枝太太的爱意来源。


再来说说,苔枝太太的个人见解。


首先我得说,她写过很多au,有些说不定是现查的资料,但你看文的时候,会觉得这些东西是生来就长在她脑袋里的。


看这篇文的时候,别提有多少个让我觉得她学识渊博的瞬间了。


像那个祈雨就是成年仪式的论证过程,送啤酒的风俗习惯,还有“观测者给被观测者带来的文化改变”的结论。


尤其是她的另外一篇小说《Dreamed a little dream》里,有一段话实打实地震住我:


“有些时候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争抢着当国王。”

Ruth绝对明白她的意思,就像她无法明白为什么有人想做国王的女儿,王宫贵胄的一生有很大的几率成为被海浪拍在岩石上的牡蛎,在壳子上摔出裂缝,然后血肉模糊。


这种说法我之前没听过,但我脑袋里立马就有了对应的例子——《大明宫词》里太平那几个哥哥。残酷真相让我打了个寒颤。


这篇文里还有一个好句子:

“在他这个年纪,自尊心受伤就像手指被纸割伤,痛一秒就愈合了。”


除了精准,我已经找不到其他形容词。


我经常跟朋友说,我从苔枝的文里汲取了好多养分。她每写一个职业,我就又增加一个领域的知识。(我有时候怀疑她立下了有生之年要达成“三百六十行,行行出EC”的目标)

再然后是人情世故,也就是前面说的行事逻辑。

最最厉害的是,她还能把我避之不及的题材写得很有趣。(吸血鬼x狼人)


总之,真的好喜欢苔枝噢。

end.

评论(1)
热度(171)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