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文吐槽二三事【4】

我真的是怀着十二万分的敬畏点开的《桃李春风》

这个文名总是以重磅推荐的力度,和《绝望的浪漫主义》《别日何易》等镇圈文一同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所以在看到第一章第三段“阿诚带着哭腔喊”的描写时,只是按捺住内心的焦躁,给自己打气:能和那么多高质量文放在一起推,肯定有很厉害的地方

最终还是没能挺过“阿诚哭得一抽一抽”和“阿诚气鼓鼓地进来”。

……所以大家是认真的吗。

就算阿诚到明家再到巴黎求学中间这几年的时间不够他成长为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人,但作为过早经历了人情冷暖的、仆人家的儿子,会在告别时脆弱得像是第一天送去上幼儿园的娃娃么?

与其诟病作者对人物性格的解读,不如说作者从未真正进入过描述对象的人生体验中去,只是一味地代入自己的欲望。

其实写到这里时,我还是愿意为这篇文做辩护:是不是我太刻薄了?也许后面写得不错呢?

于是重新打开文档往后看,试图为它翻案。

结果只是被明楼的恋爱脑+幼驯染双箭头尴尬得手足无措

好嘛,既然剧情雷,那文笔应该很好吧。

一路扫下来对话犹如使用了格式刷:

明楼说:“你做。”
阿诚说:“好麻烦的,不做。”
明楼说:“做。”
阿诚说:“好嘛。做。”
明楼笑,是为得逞之意。

阿诚道:“大哥。”
明楼道:“嗯?”
阿诚道:“我晚上还想睡你屋,好不好?”
明楼道:“嗯。”
阿诚不说话。像个小动物一样,不用言语,靠眼神。

全然幼儿园谈恋爱模式。

于是我能想到让大家集体为之高潮的的原因只剩下一个了,文革。

非要说这篇文有什么厉害之处,想必就是能把这个傻白甜只占了傻和白的走向跟文革虐梗衔接上吧。

评论(17)
热度(8)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