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文吐槽二三事【5】

一根棉签的《风险投资》,如果刻意感能杀人我大概已经转世800回了。

可以看得出来,作者太想塑造赵医生的“清高”,以至于像小学生写作文一样不断在文中反复强调。

比如这段,赵医生怕显得巴结,带老谭去就近的小餐馆吃饭。“谭宗明颇感意外,本来看赵启平也不像来这种地方吃饭的人,即使是,大概也不会领他过来;没想到赵启平却意外随意,一点也不拘泥迂腐,更不像他生意场上见惯的那类讨好。”

“本来像他这样……的人,没想到……”这个常常被用来描写某个人物特质的单一句式,在我看来是作者表达能力匮乏的表现。

还有诸如此类的心理活动:毕竟平时他惯常面对的阿谀谄媚,在面前的人身上不露分毫。

反正中心主旨只有一个: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赵医生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讲道理,都是第三人称,上帝视角,为什么这个会显得这么刻意呢?

读过原文你会发现,不管是选餐厅,还是帮忙点单,赵医生的每个行为都是有别有深意的,分析一大堆完了还得借对面人的口解读一番,强行拔高。

这只会让人觉得,这是作者想表现出来给大家看的,而非角色本身会说的东西。

不仅仅是情节上的设计感严重,“赵启平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如果不是有心去看,应该会同样显得若无其事”,是有多不自信,才要通过画外音提示的方式告诉读者,注意这个动作喔。

如果说叙述方式只是不适,那对话里的书面语简直是让人“咻”地一下从半勃变到ed。

贴出来让大家感受一下。

“你没有安迪的号码吗?”
“有是有,不过在手机通讯录里;而它此刻随我手机去了何方,我也极想知道——唉,现代人过度仰仗电子设备的弊端,我今日算得到切身体会。”

口语跟书面语混杂在一起的感觉,啊,是不是像饭里吃到石子一样?

评论(27)
热度(8)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