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老师

教网页制作课的老师叫嵇大伟,第一堂课介绍自己的姓,说是嵇康的嵇,底下同学一片了然的“哦~”。他一本正经地调笑,在外面工作这样介绍根本行不通,人家都问“嵇康是谁?”

被屏蔽了

嵇老师的课贯穿了我的整个大学生涯,出版学原理、版权贸易、办公软件应用、书籍装帧,还有这个学期的xml开发。很遗憾的是,他讲理论课我很难听进去。

他讲话的腔调是很儒雅的那种,节奏平缓,比较适合念睡前故事,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长期给某个儿童读物公众号投稿。这样的声音实在很难把我从手机里拉出来。(其实是手机太好玩了……

理论课是一回事,技术却是一流。教新闻学的老师布置ppt作业、排版作业都是“你们不懂的就去问嵇大伟老师,他这个最厉害”。

单单以他的排版技术去出版社也有小几w的月薪,活也轻松,但选择待在学校,他剖析自己,觉得骨子里还是文艺青年的那点清高。

他还经常拿这个自嘲,说自己刚毕业在江苏省《少年文艺》杂志社当编辑那阵,还是个文艺青年,根本没有什么版权意识。写的一些诗啊文章啊,被主编拿去当了卷首语,没署名也没给稿费的,硬是免费当了好几年枪手。

当然,清高并不意味着穷困潦倒。嵇老师平常也会接些私活,为公司建设网站,做数据库,一个项目动辄上万的酬劳。有的成品直接拿来当我们的教学示范。

嵇老师很好认。永远潇洒的大背头,牛皮包文质彬彬地挂在身后,你敢打赌你热切地喊“老师好”就能得到一个得体的微笑,一个郑重的点头。

这也很容易让人产生“嵇老师很好说话”的错觉。我们学校不去上课是一定要给老师请假条的,有同学图省事直接给他发短信请假。他在课上说“我本来想点名的,一想到有同学跟我发短信了,再点名总让我有种莫名的罪恶感。但是不点名呢,又对来上课的同学不负责。我们商量一下,以后不来上课就不来,不用再发短信通知我了。”这番话一出,大家都知道了,嵇老师也是很有原则的。

后来一次是在大三上学期,班上十几个同学挂了嵇老师的软件应用课。他痛陈了一番“我上课就说了,有不会的提出来,可是没人来问,现在十几个同学没过”“现在我再讲一遍,要补考的同学这次好好听”接着话锋一转,冷冷道“过了的也别高兴得太早,以我平时的标准,很多人的水平60分都拿不到。”听得我又羞愧又觉得好笑。

这种严谨的态度更像是坚硬的果核,平时被温和、绅士的气息包裹得很好,不显山不露水。

说到绅士风度,有一个很苏的点。我们班集体去上海参加书展,路上他拖着一个简易的行李箱,班上男生给他递了烟(男生缘为什么这么好,至今是个谜)然后郭小姐表达了对我们班男生有烟这个事情的惊奇,“天哪你们居然抽烟!”我在旁边看着也有一种强烈的倒错感,毕竟文科班男生都蛮书卷气的……

结果是,嵇老师默默地把点了没一会的烟丢进了垃圾桶。我跟郭小姐对视了3s后都愣了,我们说的根本不是老师你啊!!!事后想了一下,可能是老师偶像包袱太重了(笑)

室友开学过来跟我们分享了一件事,在火车站碰到了出差回来的嵇老师,还有同行的两位老师。叫了滴滴打车,结果因为火车站旁边修路,司机一直找不到新出口。旁边那个女老师就差没急得跺脚了“这都大半个小时了还没来,快收起你的绅士风度,把这个退了我们再订一个好吗?”嵇老师只是转了转手表,安抚道“刚打电话说快了快了,再等一下吧。”后来他先在教师公寓下了,叮嘱司机一定要把室友送到宿舍楼下,说已经付过钱了。室友说这段的时候跟聊到她爱豆的神态一模一样。

写到这里发现好像都是嵇老师作为知识分子的一面,而且全程迷妹语气。没有要把老师吹捧成“人文艺术院男神”的意思,他其实也就是个 像很多爸爸一样在朋友圈po自己儿子照片的普通人呢。

评论(7)
热度(15)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