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感常常来自对比。

比如“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今昔对比带来的强烈反差。

又比如饭制里常见的一个闪回镜头,小阿诚和后来的明先生以同样的姿态站在窗户边眺望。让人平白生出许多感慨来。

微博上近期热转的“一个一直阳光热情勇敢的人,在将死之际对他旁边最亲密的人说“我很害怕”/“我不想死”“懦弱的人最后带头英勇赴死”也是同理。

至今能清楚地说起《西北有高楼》里每一个角色的结局,即使再没胆量看第二遍。清高的雌伏人下,痴性的眼见理想破碎,赤诚的死于阴谋,老实的牺牲爱人以求上位,出身低微的最后占尽富贵。前后可谓颠覆。

这种对比在歌词里也见过 《梨园》by商老板

里面劈空一句“当年蚁与虫,摇身化云龙/道旁卧贫病,累世皆王公”

真的是正中红心,直击痛点

评论(8)
热度(38)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