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错图笔记》,让我欲罢不能的科普读物

这两天在看博物君的《海错图笔记·1》。


痴迷到了,周末起床第一件事不是摸手机,而是翻开这本书。


刚开始知道这本海洋生物科普书,我是无感的。

“我知道这么多鱼干嘛呀?我甚至不爱吃鱼。”

“知道了又能怎样?”


而且我脑子已经被虚构类书籍(cpy文学)和互联网的碎片化信息降维了,学术知识让我倍感吃力。


所幸看懂这本书不需要太多脑力,博物君的文风就跟他的微博一样风趣,非常易读。


而且这本书里有大量的人文历史内容,这正是吸引我看下去的部分。


我列举几点吧:


1.名字的由来


每介绍一种海洋生物,就会讲它的前世今生。自然离不开名字的由来。


比如有种鱼叫“鲟虎”,因为它很会吃“鲟”——一种螃蟹。

这种取名方式由来已久,擅长吃苍蝇的跳蛛叫“蝇虎”,擅长吃蜜蜂的鸟叫“蜂虎”,擅长吃虾的鱼叫“虾虎”……


我被这种Ctrl+C,Ctrl+V偷懒大法笑倒。但又觉得很有道理,看得出来,虎是真的很让人害怕啊……


还有一些浪漫的名字。


马鲛有个别名叫“社交鱼”


我产生了跟小亮一样的疑问“难道它还会穿上礼服去赴晚宴吗?”


事实证明,是互联网娱乐文化毒害了我。

就我们以前学古诗,里面不是经常会提到一个民俗节日“春社”吗?

比较有名的诗句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


而这个“社交鱼”,指的正是“在春社期间出现的鱼”。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最肥美。


小亮是这样描述的“它和飞舞的杨絮、柳絮一起,成为令人心喜的春日风物之一。


想象一下,古人因为马鲛期待春社的到来,就跟我因为西瓜喜欢夏天一样,距离一下就拉近了。


还有一些有趣的别名,你们自己去探索吧。

相信你看到贻贝为什么叫“东海夫人”,也会莞尔一笑的。


2.文学典故


小亮研究这些海洋生物,肯定是做了大量功课的。


我都可以想象,他在搜索引擎上留下的关键词:“所有跟鱼有关的诗句”、“哪些古籍里提到了xxx”……


然后他将他的所知所学,运用到文章里。


我就跟着他的思路,将我听过的没听过的历史串联起来,收录到我的基础信息库里。


印象比较深的是讲松江鲈,其实产量最大的地方不在松江。但因为有曹操、葛洪、苏东坡、范仲淹这些红人为它的名誉背书,松江成了吃松江鲈的胜地。


古代也有名人效应,还挺有意思的。


里面还提到很多《海错图》里记载的民间传说,但那些不全是对的


小亮会一一去考证,甚至辟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用现代学科的武装来分析”。


比如鲟虎捕蟹的过程,《海错图》里把这个写得非常神乎。

小亮从鲟虎的构造特征、行为习惯,把疑点一一列出。而且还分析了,为什么古人会这样编造。

最后用一句话总结,“里面蕴含的智慧,其实是人类自己的,而不是鲟虎的。

我彻底心服口服。


3.海产的做法


一本全是海产的书,当然躲不开吃法和口感:


“龟足口感紧实,有蟹肉味,不解饿但就跟嗑瓜子一样解闷”

(我感觉我不用吃就知道啥味了)

“烤鱼干有点糟蹋了这鱼,不如学学人家宁波象山县的马鲛宴,一条鱼能做出6道菜:鱼头做骨酱,鱼肉做鱼丸、鱼包肉、鱼滋面,鱼皮做熏鱼,剩下的鱼骨也能熬一锅粉丝汤,一点儿也不浪费。”

(太会了,我要爱吃鱼我肯定把宁波列入旅游清单)


怪不得有读者说这本书“会把人看饿”。


在这本书里,你不仅可以知道哪里海产产量多,也能知道哪里人能把这种海产做得好吃。总之,海产爱好者一定不能错过。


当然,除了吃,海产动物还有其它用途。


我以前不知道,鲎血可以被用来当“试剂”,检测医疗用品是否被细菌污染


而且这种采血对鲎的影响不大,试剂厂只抽一部分血,就把它放进池子休养,最后放生。


想到人们为了口腹之欲把鲎捕到快灭绝,而用于医疗领域的鲎会被好好保护着。


两种做法的对比,不免让人扼腕叹息。


4.海洋动物的灭绝


提到这些海洋动物的现状,经常出现这样的句式:

xxx的数量比20年前减少了90%。


这个“xxx”可代入的名字太多了。

原因无一例外,都是滥捕食用。


但小亮没有谴责人类的自私无节制,也没有悲天悯人,他就是平静地叙述:

“活了几亿年的东西,20年,一眨眼就没了。”

“各种复兴大黄鱼的努力,都像泥牛入海,看不到回应。”


不抱怨的人是有力量的。这份力量让我更加惊心,反思自己身边有没有相关的恶行。


哪怕是觉得海洋动物不关自己事的人,也能在这本书里也能获得快乐、共鸣或者思考。


我特别希望每个领域都有一个张辰亮。


评论(1)
热度(20)

© 爱君笔底有烟霞 | Powered by LOFTER